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注我们
网站首页 > 邮箱 > 媒体谈环保问责:让“点名”成为常态
  • 媒体谈环保问责:让“点名”成为常态
  • 2019-08-13 17:54:11 来源:灯明茶石网
  • 今年42岁的司机冉涌,万州本地人,是一位颇有驾驶经验的老师傅,已在1994年获得A1A2驾照,目前已有24年驾龄。

    当然,此一轮的环保问责,亮点不止于此。一些地方主政官员不光被问责,还被实名曝光。

    2003.04--2005.10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、党工委副书记(2005.05明确为正厅级)

    8省(区)1140人被问责,从人数上看并不多,不过涉及高级别官员之多,却是此前罕见的。在之前,许多地方在环保督察之后,问责的大多是企业人员和基层官员,许多地方主政官员,不仅不会被问责,反而成为问责他人的主体。而现在,大批厅级干部、处级干部被纳为问责对象,意味着环保问责正在转变为着重追究领导责任、管理责任。

    胡春华强调,新一届省委及其常委会要严格遵守党章和党的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,发挥好省委委员、候补委员的作用,加强省委常委会自身建设,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“四个坚持、三个支撑、两个走在前列”的要求,在新的起点上开创广东发展新局。

    环保问责正在打破地方官场的好人主义,敢于硬碰硬,敢于动真格。

    企业用工需求总体平稳。国家统计局3月份在东部6省开展的制造业企业用工重点调研显示,春节后企业返岗复工情况良好,返岗率达到九成以上,部分企业需求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。

    环保问责从向基层官员问责变为向高级别官员问责,此前早有端倪。2015年,中央印发《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(试行)》,划出了领导干部在生态环境领域的责任红线。今年7月,在祁连山环境破坏事件中,包括甘肃副省长等多名高官被问责。9月,环保部公布“量化问责”制度,明确提出治污不达标最高可问责地市级市委书记。通过问责官员,倒逼环境治理,这样治污路径正越来越明晰。

    新华社东京4月26日电(记者华义)日本高能加速器研究机构26日宣布,当天首次观测到了新改建的超级对撞机SuperKEKB的电子和正电子对撞,今后将长期进行实验,帮助探索宇宙中物质如何诞生等深邃问题。

    缺乏“点名”问责,不过是和稀泥而已。因为,没有“点名”,就无从监督,民众也难以判断问责数字有无水分,判断有没有避重就轻。而对于官员而言,隐姓埋名式的问责,难以给当事者以震撼教育,更难以让后来者引以为戒,避免重蹈覆辙。

    例如,因为下辖企业落后焦炉未及时淘汰,包括牡丹江市政府副市长周景隆在内的多名市级领导干部,被点名问责;因为部分钢铁新增产能项目违规,徐州市副市长赵立群,盐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倪峰等多名官员被点名问责;因为下辖企业未取得通过环评违规建设,包括南昌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刘家富在内多名官员被点名问责;因为下辖企业拒不执行环保部门停产整治决定,上级政府对此不闻不问,洛阳市副市长侯占国,新安县委书记王玉峰等人被点名问责。

    如何合法合规地换物业公司?这次的意见列出了详细的流程。住宅区成立业主大会后,业主大会有权更换前期物业服务企业,并按规定开展物业服务企业的选聘工作。

    首先在于美国有众多顶级大学可供选择。美国拥有相当数量的私立与公立(州立)大学,很多都是世界一流的。因此,申请人可以有大量挑选的余地,这也许就是美国大学对众多国外学生最初的吸引力。QS世界大学排行榜前50位的大学中,美国大学就占据了18所,英国有7所,中国有6所。

    类似的名单有着长长的一串,如此多地方主政官员因为环保被集中实名曝光,过去相当少见。反观以往,我们看过太多的“批量化呈现”问责,许多地方总是高调宣称问责了多少人,数字虽可观,却难见具体人名。

    从向基层官员问责变为向高级别官员问责,环保问责释放出越来越严的信号。治理环保“老大难”问题,就应给地方党委政府的“老大”们戴上紧箍,对于责任官员的“不留情面”,失责必问、问则必严,如此才能让官员真正负起责来,与公众一起守护好绿水青山。

    抄送:环境工程评估中心,赤峰市元宝山区环境保护局,赤峰经济开发区元宝山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,合肥循环经济示范园管委会。

    问责就应当从“点名”开始。如今环保问责正在打破地方官场的好人主义,敢于硬碰硬,敢于动真格。治污不力意味着乌纱帽难保,只有如此,官员才会对治污有如履薄冰的危机感,对生态环境有发自内心的敬畏,从而抵挡住利益的驱动。

    经查,2017年11月,李先生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一名自称是美国某银行首席风控官“马克史密斯”的男子。11月17日,该男子向李先生发送一个电子邮件,称其有一笔6700万美元的资金要投资到中国内地,希望与李先生共同投资并管理这笔资金,并与李先生在网上签订合作协议。11月17日至12月27日间,该男子以从境外汇款需要律师费、公证费、税费等为由,让李先生交纳资金。随后,李先生先后分7次向对方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478万余元。直到2017年12月31日上午,李先生发现对方提供的证明文件都是伪造的才发现被骗,于是报警。

    这项研究成果最近发表于国际学术期刊《自然·通讯》。

    11月16日,根据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安排,内蒙古、黑龙江、江苏、江西、河南、广西、云南、宁夏等8省区通过各自政府网站,同步公开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相关问责情况。经统计,8省(区)此次共问责1140人,其中厅级干部130人(正厅级干部24人),处级干部504人(正处级干部248人)。

    搜狐体育彩票

上一篇:财政部在香港顺利发行50亿元人民币国债 下一篇:雇“托儿”假排队 “托儿”从哪里来